xy.珊_

两男子厕所斗殴 竟是公厕标语惹的祸【盗墓新闻】

流水纸。0:

【两男子厕所斗殴 竟是公厕标语惹的祸】
DM网讯(记者 霍秀秀 王月半)昨日傍晚,H州市X湖附近一公厕内发生斗殴事件,致使其中一名当事人左腿骨折。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引发这起纠纷的导火索,竟然是公厕内贴着的标语!
记者从当地民警处了解到,昨日傍晚16时许,当事人张某在公厕内如厕时,发现站在旁边厕台的齐某正盯着自己看。张某的朋友吴先生告诉记者,当时齐某注视的,正是张某的私处。“他一边对比自己的,一边说:‘这么短,我觉得标语不太对,明明是我的长。’”正是这句话刺激到了张某,导致向来不善言辞的张某直接对齐某动手。见对方态度蛮横,齐某也十分生气,双方你推我搡发生口角,遂引起斗殴。外面的吴先生见张某迟迟不出来,进门一看情况不对,立刻上前劝阻,不料却被误伤。张某见吴先生被打,怒火更甚,齐某躲避不及,因地面潮湿,自己滑倒导致骨折。
那么,究竟是怎样的标语导致了这起斗殴事件呢?记者来到了事发公厕,一走进去,便看到瓷壁上贴着一张不知何因而泛黄的打印纸,上面用黑色的字迹写着【拿放大镜看别人的长处,拿显微镜看自己的短处】,本该是一条励志的口号,放在使用厕所的张某和齐某眼里,却成了另一番意思。
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当事人齐某,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,齐某正是之前壁咚被甩的墨镜男子(详见本网2014年12月23日报道《壁咚不成反被甩》:http://loveisora.lofter.com/post/36590b_4cbf18b)。齐某表示,因心上人解先生在X湖附近的朋友家,他来H州是找解先生的,恰好途径那个厕所。自己当时看到那条标语,只是想和张某“比一下大小”,没有恶意,不料张某竟然直接招呼拳头,让他非常不爽。“比不过我就duang地打我,把我用来加特技的墨镜都打掉了。”而对于自己滑倒,而导致腿骨折的问题,齐某却避而不谈。
该事件很快被发上网络,引发了网友们的热议。不少网友嘲笑齐某自己滑倒no zuo no die,也有人对两人因如此无聊的原因打架而吐槽不已。当然,更多的人还是把目光放在了那张害人的标语上,同时发黄的打印纸也引起了关注。网友认为,与其在厕所内放置那么“燃”的口号,多放一些提示文明如厕的用语会更加合适。目前,该区域清洁卫生管理署已派人取下标语。

「目隠し鬼」:

底色做的是蓝色晕染,加上一些闪粉和金箔点缀。

食指无名指是爷爷头上的麻花头带。

购买地址: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a1z10.5-c.w4002-1916118211.45.sWPW4G&id=43756370979

希望大家喜欢,也希望大家能尊重与支持原创设计^^

BUNNYTUAN:

時間從未停止過前進

我們每分每秒都在發生著改變。


歡笑

悲傷

守護

憤怒

迷茫

懵懂


害怕的不是改變。

      當所有人都發生了變化,卻只有我一人留在了原地時;


      


此時此刻,我們從未知道即將到來的明天。



「來自風平浪靜的明天」


先島 光:F

向井户爱花: Bunnytuan

比良平千咲: April葡葡

伊佐木要: Hanci 布

木原纺:VicissiJuice


攝影:鴿子、Bunnytuan

Staff thx: 槍


想念大家在一起的日子。

想念每一分每一秒有你們一起的日子。

當天到場的所有人應該再也不可能有聚在一起的這一天了。



【拥有整颗星的你】/全职高手

「Lost Paradise」:

兴欣突发日常本之陈果篇


莫凡:http://naughtjoy.lofter.com/post/277af0_ef4911


老魏:http://naughtjoy.lofter.com/post/277af0_f0d62e


包子:http://dyatopia.lofter.com/post/efdcc_efbb2e


感谢喜欢。








拥有整颗星的你


 


陈果坐得磨皮擦痒【就是百无聊赖的意思!】。


觥筹交错的席间景象,明丽富华的酒店大厅,所有人都面色红润眼角带笑,享受着难得的喜庆氛围,唯独她一人格格不入。


刚才来敬酒的一对新人挽着走向了另外一桌,举杯起身时她好歹还记得堆出笑容,跟着其他人一起说着祝福的话,接着把手里度数不高的红酒轻轻抿上一口。


坐下的时候,陈果稍微活动了一下脚踝,有点儿痛,酸痛里带着莫名地,说不出来的钝痛,她朝下弯了弯腰,伸手揉了两下,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一个小举动,就算有,也不会太在意。


结婚的人,是陈果最好的高中同学,某种原因导致她在高三的时候,就同这一批当时关系还算好的人分了流。她接下了网吧,经营不错,同学们进入大学,踏进婚姻的殿堂,拥有各自的家庭,她仍旧是一个人。


想到这里也不免有些心酸,在场的人多已经不是她记忆力曾经熟知的面孔,却三三两两结伴而行,好似有说不完的话题,笑不完的事情。她被晾到一边儿,和偶尔看过来的陌生人,尴尬地笑,然后两相不顾地转向其他方向。


桌上摆着特别多的菜,只是毫无热气。刚才一番风卷云涌也没能够带走多少,反倒是你一筷子我一筷子戳得乱七八糟,看起来尤为令人眼前不爽。


陈果吃了个五成饱。


兴欣曾经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在上林苑的时候,犹豫训练过于忘我,而时常忘记吃饭的众人,通常是饿得七晕八素地才一堆拥着,稳一步飘忽一步地往小区外面走,去找饭吃。久而久之,备战联赛,连这样的时间好似都成了浪费,所以,厨房就有了用武之地。


排班表是众人商量着挂出来的,饿到一定境界的时候,谁也没有精力再去在意评判饭菜的好吃难吃程度,往往是吃完过后才有各种反应,拉肚子的拉肚子,没反应的继续没反应。陈果曾经想过,借着这种办法可以加强队伍之间的羁绊,连难吃的饭菜都吃了,彼此之间还能够有什么摩擦过不去吗?如果这都不算爱,还有什么好悲哀。


只除了一个人。


罗辑。


在学术上,这个人的确毫无指摘,但是,煮个水煮蛋,都能够让所有人皱着眉头无语凝咽,他还是兴欣的第一人。水煮蛋不行吧,罗辑就换了一种做法,他决定煎蛋。最后的结果是,为了保留下这个充满回忆以及十分必要的住所,众人眼含热泪地让他放弃。


哦对,还被包子嘲笑过。


罗辑的心理防线是,能他够接受被兴欣任何一人嘲笑,唯独不能够被包子嘲笑,但是事实上,整个兴欣,喜欢与罗辑较劲的也只有包子了。


一群饿狼不顾一切地端碗就吃,陈果倒是没这么狼狈,几轮下来,每人做饭的味道她还是大致了解了。


叶修就不说了,这位大神是怎么少小离家活到现在的,她很怀疑,能把饭煮熟就不错了。     


苏沐橙和唐柔,基本上在能够端出一堆沙拉的程度。


再有就是老魏,不难吃,但是更说不上好吃,甚至,犯规一般地偷偷溜出去买过饭店里的外卖摆上桌,导致一时饿得分不清真假的众人另眼相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美梦尽碎。


接下来就是乔一凡,煮面好吃。


莫凡,陈果想了想,决定把他加入‘张嘴吃’那一组。


方锐和包子做的饭最好吃,不愧是点心大大,这名儿真没起错。包子倒是令人意外,你问他,包子,你是怎么搞的?他自己也说不出来,只是不断朝外端着卖相好,味道也不错的碗碗碟碟,这也就是他嘲笑罗辑的资本了。


脑内过了一遍兴欣平时的点点滴滴,陈果觉得脚踝似乎也没那么痛了,满桌子山珍海味她反而吃不下去,有些怀念罗辑憋手蹩脚敲蛋打蛋下锅的画面,虽然是蛋黄蛋白分了家,油在锅里差点炸了厨房的结果。


那些曾经被众人嫌弃着,又全数吃尽肚子里,甚至看不清楚本来面貌的食物,统统浮现在陈果的脑子里,她想回去,她觉得肚子又饿了。


但是酒宴并没有结束,她还得同学面子继续坐着。


又坐了一会儿新娘子走了过来,坐在她旁边,换了一套衣裙,特别热络地跟她聊天。


“高三的时候知道了你家里的事,也不好问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
陈果没想到对方一来就跟她提这件事儿,脸上表情僵了一会儿,才又恢复正常一般地摇头说没事。


她曾经在这位同学痛经的时候,背负着将近110斤的重量从五楼绕学校半圈儿地去了医务室,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天。


她也曾经在这位同学失恋的时候,陪着她整晚整晚地不睡觉,那是在高三接壤高考的重要阶段。


她还曾经带回旅行的小礼物,认真地挑选生日纪念品,仔细地编排着祝福短信……


现在,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,对于当时缺席的解释,让陈果猛然觉得心间一凉,好半天也没再去注意,面前这张逐渐模糊起来的脸有着什么样的表情,说着什么样的话。


这就是,朋友吗?


“已经都过去了。”


陈果说。


新娘子画着精致的妆,漂亮地就像带着假面,她想起身边的两个妹子,素面朝天彼此坦诚相待,在她心中更为美丽。


“你现在在做什么呢?”


“开网吧,”她回答,已经有些烦躁,“兴欣,你知道的。”


“网吧啊……”


对方的语气有些尴尬,像是没有料及之中带着些许鄙夷。那是当然的,家庭幸福,父母皆在,又嫁了一个富有的老公,接下来的生活自然不用再愁。像是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理解陈果的境遇呢?


她没有去提及兴欣的势如破竹与前途,这些美好不需要其他人来染指与注视。


“那你,还是一个人吗?”


或许,这位同学只是出于好意,也或许是因为再找不到话题,但是听在陈果耳里却仅是讽刺。她本来想淡淡然给出肯定的答案,但是,就在她开口的前一秒,叶修,魏琛,方锐,唐柔,苏沐橙,莫凡罗辑包子还有乔一帆,这些人的面容迅速地在她脑海中交替着出现。


“不是,我不是一个人。”


她站了起来,咬着牙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脚踝,精心挑选的高跟鞋并不合脚,她还是更加适合平凡无奇的平底鞋。


“有事,先走了,”她说,然后真诚地笑出来,“祝你新婚愉快。”


陈果想,她或许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朋友了。


 


酒店外面有点儿冷。


陈果一扭一拐地朝前走着,每一步都扯着疼,她有些自暴自弃地想,自己这算不算体会到了小美人鱼的感受?又一转念,小美女鱼至少爱过吧?她呢,长到这么大,别说爱了,连个小心动都还没有体会到。


说实话,处于婚礼现场那样的氛围中,不会为自己的现状顾影自怜那是不可能的。


当整个大厅里灯光暗下来,仅仅留下中间那一条铺着花瓣的小道时,陈果的心情莫名地不一样了。


她曾经觉得,兴欣就是她的爱人,哪怕要一辈子独自守着这个宝贝也在所不惜。但是,当新娘子带着幸福的笑,经由自己父亲的手挽上新郎时,陈果心里扎着疼了。


她已经永远失去了,能够挽着自己父亲手臂的机会。


陈果并不年轻,但也不算老,平时鲜有时间去思考自己的人生大事,这时候看到新郎新娘拥吻也不由得难受起来,她也是女人,也需要一个男人,来在她支撑不住的时候递过肩膀。


但是她没有。


她只能够麻木地,跟着众人一起拍手,脸上却是茫然的表情。


陈果停了下来,她准备休息一下。


头天晚上和唐柔挤在了一起,特意起个大早,就是为了避免其他人看到自己这般模样,还拍着胸膛一脸无畏地安慰了担心自己的唐柔。


穿着蹩脚的告跟鞋,走位那叫一个风骚。没想到,才刚一出门,就和叶修撞了个正着。她手忙脚乱也不知道怎么挡,一个踉跄朝后一仰,咬牙稳住,差点儿就崴了脚。


叶修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把她从头看到脚,最后视线在那双鞋上停顿了好一会,抑扬顿挫地‘哟’了一声,说这吹得是什么风啊?


陈果心里想的是,被别人看到也就算了,偏偏那人是叶修,当场就面上一热,“你管是什么风,睡你的觉去!”


她就怕叶修开个嘲讽嘲她两句,立马转身就朝着外面走,大门才开,叶修一如既往懒散得让人想抽他几下的声线,就有意无意地飘了过来。


“小心别崴了。”


然后,她就崴了。


陈果叹了口气,其实不会穿高跟鞋也没什么好丢脸的,网吧里好吃好喝住着的人也不会因为她穿着高跟鞋崴了脚就嘲笑她,她也说不准自己的心理,那或许是,特别不想在自己在意的人们面前,表露出不好一面的原因。


酒店外面是一大片空地,没什么灯光,又走了几步之后陈果就看到面前空中一星红色的光点忽明忽暗,她还没来得及走近呢,就听到一声‘怎么还没出来啊,哦吧’,冷却了她朝前的心。


“包子,不是让你别这样叫我吗?”无奈的说教。


陈果咽了一口气,那边叶修也把烟头扔进了地上的下水道,朝着她走过来,手里提着一个袋子,一晃一晃的,包子就跟在旁边一脸地好奇又恍然。


“原来是来找老板娘啊!”


她实在走不动了,原地活动了下脚踝,叶修走到她跟前,递上袋子,说换了吧,你不嫌难受,我看着还别扭。


陈果张了张嘴,没能说出一句话,讷讷地接过袋子,打开一看,是平时穿惯的那双鞋。也顾不上有其他的感受,脱下高跟鞋,站都站不稳地开始换,换到中途还差点儿摔倒,眼疾手快地一把拽住叶修的衣袖,她倒是站稳了,叶修外套的整整一半都挂在肩上,那叫一个衣衫不整。


她换好了鞋,觉得舒服许多,抬眼就撞上叶修的眼神,当机立断,“你不准说话!”


叶修倒是也没说什么,只是又摸出一支烟准备点上,接受到她的目光之后一番犹豫,又放了回去。


“打车?”


叶修问。


“走回去吧。”


酒店离网吧也没多远,陈果想了想,给出了这样的回答。


“你脚能行吗?不行别硬撑。”


“看不起我,扣你工资!”


“陈大老板,你给过我工资吗?”


陈果无语,以身作则地朝前走了两步,脚踝虽然还在痛着,不过没有了高跟鞋的折磨,走着好歹没那么难受了。叶修招呼了包子一声,包子就跟了过来,三人不在一条水平线地朝回走,这个方位,叶修和包子就像是保镖一样地跟在陈果后面。


“不厚道啊老板,自己出来吃好的,扔我们一屋子生存技能零的人怎么活啊。”


叶修嚎着,语气却一点儿也没带着嘲讽,就像是在抱怨天气不好一般,而包子或许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也在旁边觉得似乎该应景一般地,糊里糊涂地接了一句就是。


陈果怒,心想你把包子都带出来了,方锐又不在,可不就是放任家里那一堆人自生自灭吗?


“不好吃。”


到底陈果还是实话实说了,叶修也不去接话,就放任着这一段略显微妙的沉默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到了她旁边来。


“包子,”陈果找了个话题,“今天星你大结局你知道吗?”


她回头去找人,包子先是一愣,特别无奈又无语地看了叶修一眼,然后视死如归一般地看向她。


“来自兴欣的你。”包子指着叶修,然后想了想,咦一声,指向自己,“来自兴欣的我。”


陈果一时没能够跟上包子的节奏,只好去看叶修,但是叶修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在意,她又把视线重新放在了包子身上。


“你也是兴欣的。”叶修突然十分正经,“整个兴欣都是你的。”


他们走到了网吧附近,不再是黑灯瞎火看不见光亮。


这一条陈果生活了数年的街道,此刻,仿佛灯火尽放一般地为他们照亮前路。陈果猛然之间有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归属感,她内心之中那些,就在刚才还困扰着她的小想法,此刻尽数去除,她觉得十分轻松,并且整个心都被填满了,这不仅仅是因为包子看似脱线的介绍,也不是叶修那一句好像察觉到她某些真实想法的接茬。


还因为,她看到了眼前的一幕。


就在兴欣门口,一群还看不太清楚的黑影,幢幢地杵在夜色中,形态各异。待他们稍微走近了一些之后,察觉到他们到来的其他人集体地投注过视线来。


魏琛,方锐站位风骚,乔一凡以及消失了几天的罗辑,对着她笑的唐柔和苏沐橙,甚至连莫凡,都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,跟着众人一起看向她。


陈果动也动不了,浑身被一股从内涌向外的热浪席卷,她觉得不断有微小的气泡在叫嚣着,想要填满她体内所有的空洞,让她成为一个极为完整的人。


“愣着干嘛。”


下一秒,陈果被一股适度的力轻轻推了一下,叶修和包子,一左一右从她身后走到面前来,汇入其他人,让陈果有不顾一切张开双臂的冲动。


“咱回家吧。”


叶修说。


陈果确定,现在,兴欣也是她的爱人,更加心爱,更加宝贵的,爱人。


还有那一群人。


   


   





HANABI:

2014.11.30   FREE! 宗凛

山崎宗介@atomzi  

松岡凛@ yuzu  

摄影@熊天大Y  


一丢丢的剧情和脑洞=w=祝大家情人节食用愉快❤!

朝霧筱芙Asagiri:

玉藻の前 cn 朝雾筱芙

PHX 芽菜

THX 包子 豆浆 金妹儿

PHOTOSHOP@种马繁育基地 @Aubergine_Sphere 

以及弱弱的自分……

玉藻的片子终于在年内生出来了……第一次在lofter发长条不知道效果怎么样www

经过这套片子我再也不想自己排版了【【一切丢给茄子就好了【【

我觉得这是我内景片儿里面最酷炫屌的布景了ww准备了很多东西,还好都用上了~其实还有作为道具的牛奶君的入镜呢,不过没把那几张图放长条里就是了怕被误会成其他的东西www

小玉还是暑假的时候挖的坑,开学之后拍的内景……期间经历了裁缝做错尺码和假发断货以及过膝袜无库存等种种风波……终于还是拍了【拍摄过程充满了我“卧槽腰要断了!!!!!!”“我的屁股……翘不起来……”“尾巴卡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”“日睫毛又翘起来了【”“跪的膝盖好痛哦;A;”的惨叫……从画面中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吧………………

总之会慢慢努力生小玉的其他片子的!!!!……大概。

以上,谢谢观赏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