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y.珊_

《天真无邪当饭吃》厨师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第十四章 不要着灯,能否跟我抹黑吻一吻

吴邪合上电脑,想结束这会面。
赵倩抓着吴邪的手臂,眼眶已经红了,“吴邪!”
“吴邪,为什么?”
吴邪皱皱眉,“就像你喜欢我不喜欢别人一样,我只是喜欢了别人不喜欢你,你对其他人多么没感觉就像我对你5多么没感觉一样,你能理解吗?”吴邪拿开赵倩的手,背包踏出了座位。
“你喜欢张起灵对不对?”身后传来赵倩的声音。
“是。”吴邪喜欢张起灵,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偷偷喜欢了好久。
赵倩苦笑,哈哈,个子高,皮肤白,脸小,瘦,温柔安静,聪明伶俐,说的不就是他张起灵吗?原来自己根本没资格跟张起灵竞争,吴邪也从来就不是比赛的战利品,主导整个比赛的一直都是吴邪。可是,吴邪,真的不行的,你怎么可以和张起灵在一起呢?
吴邪背着包往合租屋的方向走。吴邪没想到,当有一天别人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张起灵的时候,他能脸不红心不跳,真真切切地答一个“是”字。吴邪有时候躺在床上,会深吸了一口气,不断鞭策自己好好想想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了这么个闷油瓶子。想着想着,心里只有些冲动,想在这个男人考到年级第一的时候骄傲地对同学说,看,这是张起灵,厉害吧。想在他望着天花板悲伤的时候能逗他开心,哪怕是讲个蹩脚的笑话。想在他一个人吹冷风寂寥的时候能坐在他身边陪他默默地发呆。看到他无奈地拢着帽兜帮自己扯纸巾的时候想揉揉他的脑袋。看到他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等自己剪头发的时候想捉弄他。他灿若星辰的眼睛望着你的时候,你想用手指比划他的眉目。当你就着他的体温睡觉的时候,你想听着他的呼吸声给自己安眠。当你捕捉到他眼睛里偶尔一闪而过的笑意的时候,你会觉得这辈子如果就这样过简直是上天的优待。漫无边际的冲动,却又实在是没有那个明确的叫“答案”的东西,就摇摇头放弃了,喜欢就喜欢了呗。唯一苦恼的就是,张起灵往哪里一站哪里就是光芒万丈,而自己只能站在阴暗处偷偷对他微笑,等一脚迈出了光与暗的那条线,光能一瞬间掩盖住自己那些心思,自己能做的最多的是拍拍他的肩膀,道一句,兄弟好棒。不过吴邪想,两人现在不是在一起吗?每一天每一刻,张起灵都陪在自己身边,两个人一起上课,一起写论文,一起回家,一起打游戏,一起做饭,体会着生活里边边角角的平凡美好,这就足够了,其他的都是多余的。
想到这里,吴邪就加快了脚步,回家去!
这雨说下就下,张起灵本来帮吴邪录着数据,500份的问卷,需要一鼓作气录完,没想到一声闷雷,雨噼里啪啦就打到窗户上,雷声滚了好久,没有要停的架势。张起灵本来想着雨停了吴邪自己就回来了,不过脑中突然响起吴邪在西湖说的话,下雨没人送伞,于是决定送一回伞。拨吴邪的电话,未接,来了新短信,瞟了一眼,心里咚咚地跳,伴着雷声,感觉处处打在心窝里,携了伞,又放下,又拿起,出了门,顺着必经的路找过去。
张起灵看到吴邪的时候,某人正站在便利店里一脸焦虑地望天。
“小哥!你竟然送伞来了!真好!”吴邪两眼放光,跟中了五百万似的。
张起灵递给吴邪一把,却转身撑伞进了雨中,那形容跟这温情的一幕很不搭调。
“小哥,等等我,我们两打一把伞呗。”吴邪追上来,钻进张起灵的伞中,嘿嘿笑着。
“淋着电脑。”
“不会,我把它护在胸前!”吴邪拍拍自己胸前的背包,冲张起灵笑着。吴邪笑容还挂在脸上呢,就感觉自己肩膀被重重地揽了揽,自己身体往张起灵怀里靠了靠。
“伞小。”张起灵道。黑色的伞容下两人,确实很小。
张起灵的手臂有力的揽着吴邪,吴邪被护在伞下未着滴雨。吴邪也不敢看张起灵,一直前视,装作专心地走路,其实心里已经沸腾了。艹艹艹!
雨滴毫无章法地打在雨伞上,雨伞下两名男子,一位沉静一位跳脱,沉静的那位揽着跳脱的那位,被揽的那位被护得严严实实,撑伞的那位却淋湿了半边肩膀。
两人都各怀心思,珍惜着这一路雨中同行。
吴邪想,这一辈子恐怕就这一次吧。
张起灵想,吴邪阿吴邪,就让我这样护你一辈子吧。
到了公寓楼,收伞,吴邪看到张起灵被淋湿的半边肩膀,脸一下就黑了。
“张起灵你TM心肠太好了吧,真是牺牲自己为了朋友的社会主义好青年!”张起灵好像没听到似的,径直进了电梯,吴邪意识到说话语气太重,“啧”了一声,柔声下来继续噼里啪啦;“小哥,我的错,明明有两把伞的,非要跟你挤一块儿,我错了,快点回去洗个热水澡,快,别感冒了,感冒了可是要难受七天呢,不是,你说你为什么每次都为了……”
吴邪想,一个人能一天几次脑子“轰的一声空白一片”的只有他自己了。吴邪刚说到“不是,你说你”就感到右脸颊覆上了一片柔软的微凉。这感觉,怎么这么像……吴邪脑子轰的一下空白一片,下意识转向右边,正对上张起灵一副淡然。
“艹!张起灵你干嘛!”吴邪成功炸毛。
张起灵抬脚出了电梯。
“张起灵!”
“你不是喜欢我吗?”张起灵开锁进了门。
吴邪脑子又是轰的一声一片空白。
“艹!”吴邪跨进门,对着不知道什么艹了一句,只是想艹一句而已,本想把门重重“嗙”一关醒醒脑。刚刚搭上门框,右手就被张起灵握住,吴邪吓了一跳,下意识往后一靠,张起灵往前一步,吴邪只好又退一步,“咔嗒”一声,门关上了。“小哥……”吴邪右手被扣,只能用左手撑着门。
张起灵一笑,道了句:“吴邪,我也喜欢你。”
张起灵偏了头,吻上吴邪,唇齿相依,“唔……”吴邪这是被吓到了,手无力地抵在张起灵胸前。很细腻耐心的亲吻,嘴角,脸颊,亲亲点了点鼻尖,眼睛,吴邪脑中闪现着小哥那一笑,慢慢放松下来,睁开眼,对着张起灵弯了嘴角,双手搭上张起灵的肩膀,略带害羞地吻了上去。蜻蜓点水般,吻了一下就要离开,却被张起灵的手捧住双脸不能动弹,然后就是疾风暴雨似的吻。
“嗯……”残破的声音从吴邪嘴巴里漏出来,听到张起灵耳里,心中一跳。张起灵温热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,舌头挑逗性地轻轻扫着自己的牙齿,吴邪心里被吻出一团火,烧得心尖痒痒的麻麻的,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,刚刚一启口,张起灵的舌头就缠了进来,把自己舌头堵角落里一阵蹂躏,自己尝到了,欲擒故纵似的,舌头又往回缩,自己追上去,追到了,又被一阵碾压,吴邪深深地气愤,也咬起了张起灵的唇,哪知道被张起灵扣着脑袋,更疯狂的啃咬起来。口腔里溢满了甜腻的味道,氧气早就消耗殆尽,想逃,脑袋却被死死扣着,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也握上了张起灵的腰,因为缺氧,脑袋晕乎乎的,最要命的是身体下面逐渐起了反应,很想抬起头来,张起灵却还没吻够,吴邪一紧张,把两人嘴巴里的甜腻“咕嘟”一声全吸到了肚子里。两人都愣了愣,吴邪恨不能敲个洞钻进去,窘迫异常,趁机推开了张起灵。
“去洗澡。”吴邪昂了胸,厚脸皮装淡定的模样。
张起灵看着吴邪红肿得都快透明的嘴唇,又低头舔了一下,转身进了浴室。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水澍奈奈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雨、天娃娃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B宝我男神-阿sa我女神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xy.珊_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