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y.珊_

水色夏祭(真遥)——15

冰之境界:

15


夜幕悄然而至,背着装满画具的包包,遥回到了宿舍。


以为这个时间真琴一定出去吃晚饭了,他将钥匙插进锁眼里,结果一拧才发现门没有锁。


“真琴……”


“啊,遥……”


草绿色的T恤被双臂撑着套在头顶上,穿衣服穿到一半的真琴,因突如其来闯进屋的遥而愣住了。


“哇啊啊!”


急急忙忙想遮住只穿了一条内裤的下半身,可T恤还挂在手臂上,这一用力,一个不小心把T恤甩到了地上。


“啊……”


八字眉可怜巴巴地向下耷拉着,真琴现在看上去就像一只狼狈的小狗狗,上半身全裸,下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。


说起来,从小到大和遥形影不离,彼此的裸体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,可在喜欢上遥之后,每次碰到这种尴尬的情况,他都紧张的一颗心快蹦出嗓子眼。脸红的厉害,和被煮熟的虾子有一拼,真琴不由自主用双手捂住脸颊,长吁短叹。


“怎么了,真琴?”


关上门,遥对于真琴的过度反应感到奇怪。


大家都是男人,真琴这么害羞干什么?


不过,话说回来,从儿时起他就觉得真琴的身体真不是一般的健硕,骨骼不用摸都能感到坚硬得如同金属,三角肌、肱三头肌都很发达,还是小学生那会儿真琴就远远超出了班上的平均身高,遥一直以为长大后自己一定能长过真琴,可最终还是比真琴矮了8公分。


一边走进宿舍,遥一边偷偷观察真琴的身体,像中邪了似的。


真琴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蜜色,身材也是标准的黄金比例,五官端正,简直就是当模特的不二人选。


猛地,遥切切实实动了以后要不要为真琴画一张全裸人体像的念头。


“遥,遥?”


“啊,什么?”


蓝瞳恢复聚焦,遥从奇妙的自我幻想中回过神来,不知不觉间,真琴已经换好了衣服。


“遥怎么了?感觉今天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啊!”


会被真琴这样说教也是无可奈何,谁让他今天把最重要的美术用具都忘在宿舍了呢!想起美术用具,他不由联想起下午真琴为他送画具时的情景,之后又自然而然想起了他的杰作。


“对了,真琴……”


来到写字台旁,遥放下沉重的背包,从里面抽出一卷画纸在桌面上铺开。


“这是……”


“是我画的。”


“哇……”


伴随着惊讶的感慨,遥注意到真琴碧绿的眼瞳中仿佛汇聚了星星点点的萤火虫,亮了起来。


“好厉害啊,遥,这些都是你画的?”


“嗯!”


遥点点头。看来真琴很喜欢自己画的画,只是这样,他就觉得内心无与伦比的满足。


“这么多都是我啊,哈哈,我的脸……平时居然还有这种表情啊,我自己都没注意到。”


真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画作,然后兴致勃勃地点评。


没错,真琴的表情和自己不同,是很丰富的,今天若不是心血来潮拿真琴作为想象中的素材,遥都没发现自己对于真琴的脸观察的竟然如此仔细,而且如此印象深刻。


但是……即便是这样,他也还是不清楚真琴喜欢的那个人是谁?


中午在校门口偷看到的那一幕依然时不时从记忆库里蹦出来,像是时刻提醒着他一般。


张张嘴,两片蠢蠢欲动的唇无论如何都按耐不住好奇,然而在真琴甜腻的笑脸中,他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
不知怎么,他有点害怕。


害怕向真琴本人确认真琴喜欢的那个人究竟是谁?


总觉得,一旦问了,他和真琴之间的关系似乎会发生改变……


“话说遥,这些画能不能送给我?”


“欸?”


眨眨眼,遥不认为这些只能算作半成品的素描有什么收藏的必要。


“遥~送给我好不好,我真的很喜欢……”


声音变得柔和了,遥感觉到真琴是在向他撒娇,那张稍稍嘟起来的嘴莫名地有点可爱。


“唉……可以是可以,不过,都只是些素描而已。”


“没关系,只要是遥画的,就算是草稿都无所谓!”


真琴笑着说完,信誓旦旦地握了握拳,旋即将素描收了起来,收的小心翼翼。


“啊……”


突然,一盏小灯泡在遥的额头前亮了起来。提到送东西,他倒是真有一样礼物是要送给真琴的。


“真琴,你等我一下。”


转身走到自己的床铺前,遥弯下腰在枕边摸索,半晌又重新站直,走回到真琴身旁。


“这个,给你……”


印象中自己没有主动送过礼物给真琴,遥一下子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表情,于是只好和平时一样冷淡地说道,说完立即将头转向一边,默默看着不远处的墙壁,不与真琴对视。


“啊,这个是……”


挂在遥食指指尖的是一个钥匙扣,干净的蓝色,像大海的颜色,形状是一只毛茸茸的小海豚。


“在水族馆的时候,一个不小心,就买了。”


不想被真琴知道自己是因为特意去买钥匙扣而走丢的,遥用了“不小心”这样的字眼。


“哇……好可爱!”


用双手捧着海豚钥匙扣,真琴将毛茸茸的小海豚贴在脸颊上蹭了蹭,仿佛手心里捧着的是一只拥有生命的小动物。


真的这么喜欢海豚啊!


不由在心中感慨,遥再一次确信自己当时买下它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
“这个真的要送给我吗?谢谢!啊……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,从遥那里收到了两份礼物!”


一反常态,真琴嗓门开的很大,好像不让整栋宿舍楼里的人都分享他的幸福就不罢休一般。


遥的嘴角向上轻轻翘了翘——


真是太好了,真琴很喜欢!


不自觉将留给自己的虎鲸钥匙扣拿出来,遥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还买了这个,觉得和真琴有点像。”


“什么什么?”


在发现遥手中拿的是一个虎鲸钥匙扣时,真琴的嘴瞬间张成了“O”型。


“噢……这个也很可爱嘛!”


“那,真琴更喜欢这个?”


“不是啊,我有海豚就好了,因为和遥很像。”


“是么……”


歪歪头,遥斜着眼睛瞄近在眼前的虎鲸钥匙扣。


看来他和真琴,都更中意同对方相像的钥匙扣啊!


“嗯呵呵呵!”


突然,听到真琴脆生生的笑声,遥微微仰头。面前,真琴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一条缝,翠绿色的眼瞳如同镶嵌在其中的宝石,若隐若现。


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


“没……就是觉得,我和遥啊,好像在交换定情信物……”


“欸……”


心脏扑通跳了一下。“定情信物”这几个字好似一支沾了红颜料的画笔,瞬间刷红了遥的脸颊。


什么啊,这种感觉……


胸腔里像有一个皮球咚咚咚地弹跳着,遥不由自主将双手置于胸口。


“怎么了遥?脸好红啊,该不会是生病了吧?”


真琴在向他走来,而他,不知在惧怕什么,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、两步。


终于,真琴不再靠近他了,只是站在原地弯起手肘拄着头。


“遥哪里不舒服的话要告诉我啊,不然我会担心。”


“嗯……我没事。”


稍稍将头侧向一边,平时只要这样做心情就会不可思议地平静,然而此时此刻这个办法却失了灵。遥还是能听到自己胸腔中心脏异常的搏动,清清楚楚。这种反应肯定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,那么,究竟是因为什么呢?


 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xy.珊_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